稳占社交流量入口,Facebook拥抱数字健康的10种方式

oant.cn编者按:本文来自动脉网,作者:蔡傲雪,36氪经授权转载。 随着社交媒体在日常生活中所占比重的增加,它逐渐成为数字健康领域重要的一部分。 一些政府也注意到这些平台的潜力,例如,今年1月,加拿大政府宣布了一项使用人工智能帮助追踪可能存在自杀风险的社交帖子;英国的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推出了约会应用程序Tinder,推广器官捐赠。 如今,谈到国外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独占鳌头。该平台每天约有14.5亿人口使用。 在社交网站和医疗健康领域相互渗透的今天,动脉网试图探究,Facebook在过去几年里所做的贡献。 截至日前,Facebook正式推出10种功能触及医疗健康领域。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世界上有70多个国家,缺少安全的血液,印度就是之一。 在没有充足血源的情况下,患者及其家人需要自行寻找献血者以保证患者的治疗,寻找的途径之一就是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据Facebook统计,在印度每周都有数千人通过其平台寻找合适的血源。 除印度外,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在此方面也有相同的情况。Facebook整合需求,决定推出献血功能,于2017年5月份,在上述三个国家试点推广,效果良好。 2017年10月1日,在印度的国家献血日, Facebook在印度正式推出了献血功能,具体服务如下。 爱心人士可以: 注册成为献血者; 整合信息,组织献血群体; 根据需求合理匹配(地点、血型)。 需求者可以: 发布需求(包含地点、血型及个人联系信息等资料); 符合地点和血型的献血群体收到通知; 确认献血,与需求者联系。 据Facebook统计,截至2018年5月,有超过800万人签约成为献血者。Facebook健康产品经理Hema Budaraju说:“我们的研究表明,当人们拥有可靠的信息和工具时,他们更愿意献血,而且需要血液的人也更容易找到捐赠者。”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与药物和酒精成瘾斗争,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已经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基本医疗保健质量标准的戒瘾治疗中心,其中许多涉及保险诈骗,还有很多人使用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使戒瘾效果得不到保障。 今年4月,关于一些非法戒毒中心在Facebook上无限制打广告现象受到美国国会议员的热议。同年7月,Facebook正式发表声明,只有预先认证的戒毒治疗中心才能在其网站上做广告。 任何计划在美国Facebook上做广告的中心都必须出示LegitScripts的认证。LegitScript为其提供筛查并认证,这家总部位于波特兰的公司专门从事医药相关业务的在线验证工作。LegitScript拥有一份由15项指标组成的检查清单,以此确保其审查对象:有资质、合法规、专业,并且没有任何黑历史等。 Facebook表示,希望“瘾君子”及其家人可以在Facebook获得安全可靠的信息,Facebook将为他们提供支持。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世界上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于自杀,专家表示,防止自杀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事发前有人能够及时发现当事人的不良情绪,积极给予开导。 Facebook能够帮助处于困境中的人与其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 基于这个优势,Facebook已在预防自杀领域工作了超过10年。最初,Facebook为人们报告帖子提供了一种方式,如果有人认为该帖子的内容表达了自杀的意图就会上报;2015年,Facebook为自杀倾向者提供了额外资源,让他们可以选择与朋友或者心理专家联系,以便获得支持和安慰;2016年,Facebook通过使报道帖子的人能够直接与该朋友联系,扩大了覆盖范围。 2017年3月,Facebook正式推出人工智能(AI)筛查。使用AI识别来检测有人可能表达自杀念头的帖子或实时视频,并帮助更快地上报,通过甄别后发出“求救”信号。 有自杀倾向的人会收到来自Facebook的帮助,图片来源:mobihealthnews 数据的收集对医学研究起着关键作用。 今年4月份,CNBC报道Facebook正在与美国几家主要医院商讨合作,以便将用户数据与患者数据相匹配。 Facebook计划使用称为“哈希”的技术,将匿名的患者数据(包括健康问题和年龄)与他们的匿名社交档案数据进行匹配。然后,这些数据可用于帮助医疗专业人士了解患者、方便制定干预计划,比如: 填补患者数据空白:Facebook消费者数据可填补现有电子健康记录(EHR)的空白,例如过去经历和病情,为医生和研究人员提供充足的患者历史记录; 为远程患者监测提供动力:理论上,这些数据能够确定一个患者身边是否有朋友或家人,如果没有,医院能够派出更多的护理人员照顾他们; 提供患者行动轨迹:如果患者接受了高度传染性疾病,Facebook的数据可以确切地监测出他们去过哪里、住在哪里、以及他们与谁接触过。这将使医院不仅可以确定爆发的来源,还可以减轻疾病的进一步蔓延。 尽管将患者的社交数据与医院数据关联有很多益处,但数据的安全性是重点,由于Facebook因剑桥分析公司泄露数据的丑闻而不得不暂停这项业务。 据美国心理协会指出,2017年美国有18.29%的成年人(大约4370万)都会面临精神健康问题。社交平台很多时候充当他们“诉苦”的媒介,可以得到彼此的安慰。 鉴于此,Facebook推出了“谈心”机器人Woebot。Woebot由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和人工智能专家团队创建,使用简短的日常聊天对话、情绪跟踪、策划视频和文字游戏来帮助人们管理心理健康。 Woebot的优势在于: 低成本、低门槛:只要是Facebook用户,与他的“会话”完全免费; 时效性:可以7*24取得联系,出现问题可以立刻得到解决; 碎片化:用户不用专门抽出一整段时间接受咨询,可利用碎片化时间; 反馈性:Woebot每天会主动和用户联系五分钟,获知用户情况; 人性化:Woebot提供不同的工具,如策划视频和文字游戏,让用户在情境中康复而不是强加某些治疗; 根据斯坦福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Woebot可以在短短两周内显著减轻抑郁症状,而传统疗法通常需要四到五周才能有所反应。 Woebot和需求者(匿名)聊天,图片来源:POPSUGAR摄影/popsugar网站 根据阿根廷心脏病学大会(SAC 2017)的一项研究,救护人员使用Facebook旗下移动短信应用程序WhatsApp,能更快地对心脏病患者进行治疗,从而降低死亡率。 “阿根廷每年心脏病发作次数超过42000次,”布宜诺斯艾利斯心血管研究所的心脏病专家NicolásLalor 说:“患者在90分钟内接受医疗服务,存活的可能性最大。然而,患者到达医院前后可能会出现延误,导致该治疗项目的治愈率降低。” 医生在救护车上使用WhatsApp将心电图直接传送给心脏病专家,医院工作人员得到了警报,并能够为患者的到来做好准备。 根据对896名患者的实验测试结果表明,使用WhatsApp能更快地对心脏病患者进行治疗,死亡率低于其他患者的2.34%。 虽然吸烟与许多健康问题相关,如肺癌、心脏病、皮肤病等,但吸烟者往往很难戒掉这种习惯,因为大脑深处的化学变化会导致尼古丁成瘾。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称,每年有超过700万人死于烟草。 然而,一项新研究带来了一线希望。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进行的一项临床试验表明,在Facebook上提供的戒烟干预计划,戒烟的可能性是其他戒烟计划的2.5倍。 该研究发表在Addiction杂志上,涉及500名平均年龄为21岁的参与者,其中超过87%的样本每日吸烟。他们参加了一个名为Tobacco Status Project的为期90天的计划,在那里他们被分配到戒烟小组中。 干预方法包括每日提醒、每周现场问答、以及每周与博士级戒烟辅导员进行认知行为辅导。结果显示,与对照组(传统戒烟方式)相比,参与者在3个月时戒烟的可能性是对照组的两倍半(8.3%对3.2%)。 然而,在后续评估期间(一年内),没有持续相同的效果。研究人员表明,长期戒烟只发生在那些准备戒烟的人身上。 想象一下,在你从未参加的活动中发现自己的照片。莫名其妙,对吗? 这就是一些Facebook用户真实发生的事情。在照片旁边,他们会看到一条消息:“混淆对吧?你现在正在经历患阿尔茨海默病的感觉。” 其实这是Facebook对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宣传活动,旨在建立同理心,让更多的用户参与到抗击痴呆症的斗争,成为支持小组的一员。 照顾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人可能是孤立的,研究表明,护理人员的抑郁、焦虑、失眠和心血管疾病发病率较高。但印第安纳大学 - 普渡大学(IUPUI)印第安纳波利斯分校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Facebook“友情采购”应用程序,旨在帮助护理人员提供支持。 该应用程序为护理人员提供Facebook上的支持小组,护理人员的问题会被推送给Fwww.fx5959693.cnacebook的其他成员查看并回答,然后回答的成员就可以成为阿尔兹海默症支持网络中的一员,进而不断扩大范围。 研究人员表示,当这些情绪和信息问题得到解答时,护理人员会感受到更多的支持,可以减轻负担和减少压力。 根据Surgery上的一项研究表明,社交媒体(特别是Facebook群体)可能是提高患者参与度和满意度的有用工具。 研究人员为肝移植患者创建了一个虚拟社区论坛——Facebook小组,其中包含家庭成员、照顾者以及医疗保健提供者。在为期九个月的研究中,共有350名用户加入了该组织,其中50%为肝移植患者,36%为护理人员和朋友,14%为医疗保健提供者。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小组成员共发表了339个帖子,获得2338条评论和6274个反馈。研究人员发现,98%的帖子得到了该组其他成员的反应或评论。 与医疗保健提供者和护理人员相比,患者是最活跃的用户,共有95%的受访者表示加入该组对他们的护理产生了积极影响。97%的人表示他们加入的动机是提供或接受其他患者的支持。 该研究的作者写道:“这些患者有共同的压力,都在经历末期肝病相关的身体和社会心理症状、来自未知肝源的焦虑、以及严格控制药物的压力。他们需要获得同伴、医生和社会的支持,Facebook正好可以满足这一点。” 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小组(FAIR)与纽约大学医学院合作开展了一个新项目,该项目可以使磁共振成像(MRI)扫描速度提高10倍。 MRI扫描仪可为患者和医生提供软组织相关的更多细节图像,但它们相对较慢,相比X射线和CT扫描的时间分别为不到一秒或一分钟,MRI需要15分钟到一个多小时不等,如此长时间用MRI扫描使幼儿、幽闭恐惧症患者或躺卧的人都很痛苦。 此外,许多农村地区和一些国家缺乏MRI,访问受限,导致长时间患者积压。 研究人员表明,使MRI速度慢的部分原因是它必须单独捕获许多不同的扫描点,然后重新构建横截面或三维图像。FAIR小组表示,他们可以减少MRI扫描的项目,然后使用机器学习(专门研究计算机怎样模拟或实现人类的学习行为,以获取新的知识或技能,重新组织已有的知识结构使之不断改善自身的性能)推断缺失的数据。 如今,FAIR小组正在使用纽约大学的数据库,其中包括10000名临床病例和300万个膝部、大脑和肝脏的磁共振图像。FAIR小组希望此项研究可以使患者受益,以便未来,这种方法可以适用于加速或改善其他类型的医学成像。 2004年2月,23岁的马克•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攻读心理学期间创办了Facebook。最初在大学兴起的以社交为主要功能的Facebook已演变成了各种类型集一身的“综合体”:寻求建议、发表海报图片、销售产品、公开曝光等。如今,向医疗保健领域开始扩展。 在美国的一项调查中,超过40%的受访者依靠社交网络获取健康信息,这40%使用社交网络的人中94%都在Facebook上获取。他们正在寻找健康的生活理念,如饮食和锻炼、寻找保健的方法、以及查看医院、医学研究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的健康教育视频等。 Facebook的流量使得其与医疗保健有着不解的渊源。逻辑很简单:Facebook上的所有人,在他们生命的某个阶段都会患病。由于Facebook的社交属性,人们将分享他们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同时也会向他们的朋友提问,以获取他人的建议。 通过Facebook的交流传播,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可以提供有关流感疫苗、流行病的咨询和基本预防性护理的知识。Facebook可以影响人们对疾病的反应方式和时间,以及获得相应的知识。 2012年,Facebook的器官捐赠倡议,在一天时间内超过13000名美国人注册,比平时日均数多21倍。 2013年,一篇《FACEBOOK如何改变科学与公共卫生》引起轰动,文中列举了一个在当时影响很大的案例,关于一位母亲在Facebook上发布她生病孩子照片的故事,该母亲在发布照片后,获得了三位医生“朋友”的联系,告知她儿子可能得了川崎病(小儿皮肤黏膜淋巴结综合征)需要马上治疗。 2014年,Facebook正式部署了医疗保健的第一步,正在积极探索创建在线“支持社区”,以便连接患有各种疾病的Facebook用户。 期间Facebook不断进行项目测试,直到2017年,以上项目才算正式落地。 当然,关于Facebook跨界医疗健康,最大的争议还是用户数据安全问题。报道称,仅在3月份就有120000起美国卫生数据泄露的报道,其中社交媒体泄露的比例占大多数。 医疗保健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创新的技术可以促进更快、更准确的诊断,增加获得优质护理的机会、获得更有效的治疗方法,以及增强的医患关系。 随着数字医疗保健市场的发展,各大科技公司不出所料地加入了竞争。虽然这些公司在医疗保健的未来发展中会发挥多大作用尚不清楚,但它们肯定有足够的资源来产生重大影响。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正在从几个不同的角度介入医疗保健,从科学研究到风险投资。虽然Alphabet的许多医疗保健计划都不属于其主要业务范围,但该公司一直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投入到聘请顶级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人才方面。 Alphabet的医疗健康布局中的共同点似乎是与年龄相关的疾病。Alphabet的生命科学部门Verily,已与多家制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创业公司合作,开发从糖尿病管理设备到开发生物电子设备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各种产品。 其他涉及医疗保健的项目包括为姑息治疗初创公司Aspire Health提供的3200万美元资金,以及Google DeepMind项目——用于确定机器是否可以分析眼部扫描。无论最终结果如何,Alphabet都可能在制定医疗技术创新标准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如今,苹果公司已经在大力投资研发最新的医疗保健技术。该公司广受欢迎的ResearchKit和CareKit软件,允许开发人员为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患者创建集成的健康应用程序(经FDA批准)。 事实上,Apple设备收集的研究数据对于研究来说相当可靠,使临床试验和其他研究工作的移动数据收集合法化。 但软件并不是苹果医疗保健创新的终结。FDA此前发布的一个电子邮件显示,有三种医疗产品正在开发中:一种用于诊断帕金森病的应用程序和两种心脏装置。通过iOS平台管理医疗设备和监控健康数据,无疑将改善医生对患者慢性病的诊断和管理。 与苹果、Facebook和谷歌不同,亚马逊一直致力于医疗保健,虽然几乎从未受到公众的关注。该公司的数字健康团队1492,据国外媒体报道正在开展涉及远程医疗、电子医疗记录和虚拟药房的项目。 亚马逊在发布数字医疗技术的竞争中有两个明显的优势。首先是它的规模;,凭借遍布全球的仓库和货运中心,以及与医疗保健客户的预先存在的关系,亚马逊可以轻松地建立健康设备或软件的供应链。第二个是Alex AI(亚马逊的人工智能),随着Alex AI的进步和发展,它方便成为医疗设备或机器人技术的基础。 随着这些大公司将资源投入到医疗健康领域,大的科技有望改变医疗保健行业,我们期待看到接下来这些企业将为医疗保健行业带来哪些创新。 腾讯和新浪可以说在社交行业占据半壁江山。动脉网查阅资料,试图探究其在医疗行业有何作为。 在动脉网的文章《“互联网+医疗健康”趋势已定,腾讯和阿里在加紧布局,他们将扮演什么角色?》一文中指出,腾讯在医疗领域的布局,其“自有”部分包括微信、微保、腾讯觅影、企鹅医典、腾讯云、腾爱医生、腾爱糖大夫。 从上图可见,腾讯触及医疗多个领域,但细思则发现腾讯所涉及的医疗领域与其主要社交属性有所“分离”,除借助微信开展药店与医院服务外,其他各项业务均属“新”品。相比这点,Facebook更偏向借助本身自带属性和优势触及医疗健康领域。 相较腾讯,新浪在医疗行业的布局就显得另辟蹊径。在医疗健康网站里,新浪健康网可谓包罗万象,内涵:疾病、养生、医药及曝光台、专家答疑等板块。 就其社交平台新浪微博而言,约50个垂直行业领域,如电商、旅游、美食等等,而医疗健康行业,授权“爱问医生”为官方运营商,其拥有60亿人次精准医疗资源,官方粉丝超过2000万人,月均粉丝互动量达到1.5亿人次(截至发稿),还拥有互联网多平台的流量推荐渠道,已经帮助十二万名医生产生广泛经济、品牌价值。 通过爱问医生平台,医生可以建立一所个人专属的线上诊室——爱问诊室(诊室的归属权与运营权完全属于医生),快速打造个人品牌,增加影响力,实现医生的个人品牌的增值。 在爱问医生平台,医生可以通过发表科普文章、参加公益咨询、参加微访谈(与新浪微博直接同步)、进行网络推广,增加自己的曝光量。同时,医生还可以进行有偿的线上诊疗服务,可自行设置图片咨询的价格和每日接收条数,自行发布门诊预约信息,实现无缝的转化。 与Facebook相比,新浪微博对整体医疗行业的涉及较浅,更偏向从医生患者的角度切入,方便患者就医,起到连接作用。 xindaqipei.cn

评论